當初9億都沒賣的豌豆莢為何淪落到被阿里低價收購

來源:本網整理

郭:謝謝大家!看見你們高興我痛快呀。于:也高興。郭:老老少少,樓上樓下,于:對。郭:一萬多人,于:哪兒有那么些人呀?郭:連窯臺兒吃涮肉的那幫。于:咳,外邊兒也算?郭:來這么些人,好!沒事多聽聽相聲,有好處。開心。于:哎,一樂。郭:沒有難過的事兒。天塌下來有武大郎盯著。于:就他活著呢,那意思。郭:咱么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呢?高高興興的。當然了,保不齊誰家里有點兒什么事兒,于:那是。郭:拿我們來說也是如此。抬杠拌嘴啦,孩子不聽話啦,這保不齊。于:都被不住。郭:今天我媳婦還跟我打架來著呢。于:啊?郭:今天家里邊兒鬧點兒別扭。于:鬧家務事。郭:吵嘴。“綱太”很不高興。于:對,哎?“綱太”是誰呀?郭:我媳婦兒。于:哈哈哈哈。您媳婦兒怎么會叫“綱太”呀?郭:郭德綱的太太嘛。于:哎呀。郭:跟我吵,這個比你強,那個比你強。哎呀。你看我跟臺上能耐大著呢啊,她跟我一攪我這腦子”嗡“一下子。我恨的沒法兒沒法兒的。于:是。郭:可是你說兩口子怎么弄啊?我一扭頭我就沖進房間,坐下來穩定住了想了想。于:冷靜一下。郭:其實她也沒什么不對的地方,她也是為了我好,于:那可不。郭:我要發火也不應該,想了一刻鐘,出去跟她好好說說,于:解釋一下。郭:我決定,我沖水,站起來,系好了。于:您那不是想了一刻鐘,您是拉了一刻鐘。郭:討厭啊。我坐那兒冷靜了半天,我覺得心里舒服多了。于:肚子里舒服多了吧?郭:不許瞎說。于:誰瞎說了?郭:后臺對詞兒有這個嗎?于:是啊,您想的時候沖水干嗎呀?我就琢磨。郭:我沖進房間坐錯地兒了。于:那叫沖錯房間了。郭:我的意思就是她也希望我好。于:(于謙一直在笑)郭:你再樂你出去啊!于:(笑著說)誰樂了?郭:不帶這樣的,我們家里鬧別扭你還看著可樂,你什么人?于:是,要不給您氣成這樣。郭:我是真生氣,當然她也是為了我好,她一直希望我出類拔萃,比別人強。這就是典型的望子成龍。于:你們這關系不一般哪。郭:那當然了。當然我水平有限,我的心是熱的。于:別客氣了,不錯!郭:我跟你我比不了,人家于老師水平、覺悟、經驗、方方面面都比咱強。于:不能這么說。郭:咱就普通老百姓,人家老于家書香門第,連他,帶他媳婦兒,我們那嫂子,人家都大戶人家,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我們家早晨起來我媳婦:“買早點去!掃地!擦地!中午誰接孩子?”我們家盡這個。于:雜物事兒嘛。郭:人家早晨起來,收拾利落了,香爐里點根香,那兒放著古箏的音樂,倆書臺筆墨紙硯都預備好了,研得了磨,舔飽了筆,兩口子畫畫。于:好這個。郭:他坐這邊,嫂子坐對臉兒,一人桌子上擱一鏡子,看一眼,畫兩筆,于:自畫像。郭:嫂子那兒畫一狐貍,于:啊?郭:于謙這兒畫一大烏龜。于:去!沒聽說啊!郭:大才子嘛。于:大才子照鏡子畫烏龜呀?郭:你這是國寶的東西。于:什么國寶呀?郭:國寶,我承認。想當初宋徽宗趙佶畫馬最好,還有一大畫家戴嵩畫牛。于:對。郭:趙佶的馬戴嵩的牛,嫂子那樣的狐貍,你這樣的王八。于:沒聽說過!有擱一塊兒說的嗎這個?郭:天下第一。關鍵是人家家里有這個條件,于:什么條件?郭:人家他那個父親們,說實在的阿,于:對,沒有“們”這里頭。父親就一個!郭:是啊?我夸你顯得闊嘛。于:顯得闊我趁爸爸呀?那管什么呀?郭:你超過別人,超過別人。于:沒有,這地方不用!郭:他父親老學究,留著胡子,看著就像個有學問的人。呵!于:墩布啊是怎么著?下巴頦枕一墩布。郭:散步連擦地在屋里頭。于:好嗎,沒聽說過。郭:人家那老爺子,我跟他爸爸我們相好,我跟他們老爺子就是父親與兒子的關系。于:咱先說準誰是父親啊!這么說含糊,知道嗎?郭:你讓他先挑,于:沒有挑的,郭:他來剩下的那個我來,他不樂意來的我來。于:沒有,他是長輩。郭:干父子。于:對。郭:老頭真好,打小疼我們倆人,我們倆坐屋里頭,小孩兒,七八歲兒,我們倆坐屋里描紅模子,字帖,于:書法。郭:蒙上紙我們倆這兒寫,老頭看看:“不行,不行!”唰唰,全撕了。這個多咱練出來啊?于:太慢。郭:這個有意義嗎?干點兒別的。于:什么呀?郭:弄一簸箕土擱在這兒,“和泥兒,和泥兒玩兒。”于:和泥?郭:我說這個干不刺裂的怎么活啊?老頭看看:“你躲開,你也躲開。”于:干嗎呀?郭:“嘩”。于:哎喲,起來,什么老頭兒啊這是?郭:童心哪。于:可惜了這歲數!郭:“我這個胡子長我不方便蹲下啊,你們倆誰來?”我說謙哥你比我大,你來這個,謙哥下手“呱唧呱唧”弄一大泥餅子,BIA,摔地上,當間兒摔出一洞來,老頭看看:“這叫什么?”謙說:“這叫窟窿。”我說:“這叫眼兒。”老頭樂了:“窟窿眼兒。”于:一樣啊,這還掰吃什么呀?郭:老爺子高興啊,“好!第一節課結束了啊!”于:就這個啊?郭:光和泥兒沒意思。于:還干嗎?郭:“這回啊,我給你們崩個坑兒看看。”于:崩坑?起來吧!干嗎要褪褲子是嗎?撒尿和泥,放屁崩坑?這是老頭兒干的事兒嗎?郭:你爸爸童心未泯。于:用不著啦。郭:活潑,活潑。于:讓它泯了吧,這心。郭:在屋里一塊兒玩兒,老頭站這兒,大長胡子,謙兒在那邊扽著胡子,爺倆玩兒,我在當間兒跳。于:我說我爸爸下巴頦怎么那么長呢?郭:玩意兒嘛。于:什么玩意兒啊?郭:閑著沒事兒,老頭帶著我們倆,“走!爬山去!孩兒們,與我爬山去者!”爬山,爬香山。這么大歲數他還跟著一塊兒,精神好!紅光滿面。當然了,終歸歲數在這兒呢,爬山他總是最后一個上去,第一個下來。于:怎么那么快下來? 郭:沒站穩唄。于:啊?掉下來的?郭:是個玩意兒,可樂。于:拿他當玩意兒像話嗎?郭:我們都害怕趕緊跟下來了,老頭兒坐這兒樂,“吾哈哈”,于:摔美了。郭:“太好玩了這個,你看這么些人看著我都樂,我很爽,我很爽。人活一世無非是讓別人拿我找樂兒嘛,為社會做貢獻。”于:什么心態啊?郭:老頭高興,童心未泯哪,我們坐這一邊兒一個,老爺子,講講,讓我們聽聽,為什么能那么高興?“笑對人生,讓大伙瞧著通過你高興你也算為社會做貢獻。知道嗎?你看我!”又站起來了,一踩這胡子,“邦!”摔那兒了。這人都樂啊,老頭也美,比自己看著到痛快。“看見了嗎?都樂了吧?我再來一回!”于:還來呀?就這把胡子踩不了幾回知道嗎?郭:玩兒唄。于:玩兒什么呀!郭:我說:“老爺子,您這輩子就沒有難過的事兒嗎?”(捋胡子)于:別捋了!郭:這長。于:長你絞絞好不好呢?郭:“有!”于:奧,一捋胡子才想起來。郭:“想當初啊,文革那會兒啊,我下放到山區,天天跟山民一塊兒待著,那段時間吃的住的條件都不好,那會兒算是受罪了。”于:受苦了。郭:“老爺子,您這吃過見過的主兒,淪落在那個地兒您就沒有難過得時候嗎?”于:還能保持這心態?郭:“沒有,在那兒我也很快樂,尋找快樂。”于:怎么找啊?郭:我說您有什么特別快樂的事兒嗎?“我給你們講一個可樂的事兒吧,有一年冬天,十冬臘月,大雪紛飛,我們鄰居老王家的大狗丟了,天天靠著它放羊,丟了。我們帶著人給找,我帶著七八個人進山給他找去,找三天,在山旮旯看見這狗了,晚上天都晚了,支上帳篷點上火,我們坐那兒看著這狗。”于:看著?郭:“實在沒事兒干,我們過去打那狗玩兒,徠著耳朵抽它嘴巴,bia bia,我打了一宿,我很快樂。” 于:就這個啊?郭:這沒什么可快樂的。于:可說是呢。郭:還有別的快樂事兒嗎?“第二年冬天,老李家那馬丟了。”于:老丟東西。郭:“我給找馬去,帶著七八個人,半夜里圍著山,找兩天,在山旮旯找著了,支上帳篷點上火,圍著馬,沒事兒干,我給這馬來嘴巴子,我踢它,踢了一宿。我很快樂。”于:這什么快樂方式啊? 郭:就一點兒難過的事兒都沒有嗎?于:想想。郭:“有。”什么難過事兒啊?“第三年,我丟了。”于:打死你,我告訴你吧。郭:不能這樣說。于:什么呀,那報仇的不都來了嗎?郭:也就是老王家和老李家。于:兩家還不夠啊?郭:我喜歡他父親,真好!老頭有意思。特別疼我。我小時候領著我出去玩兒,上街,“說,吃e68a84e8a2ade799bee5baa6e79fa5e9819331333262356233什么?”“吃糖葫蘆。”于:給買嗎?郭:“也沒零錢,一會兒吧。”特別疼我。于:奧。郭:“吃什么說。”“吃那糖豆兒。”于:糖豆兒。郭:“沒零錢嘛,沒告訴你嗎?要什么說寶貝兒,要什么說啊。”于:還說哪?郭:“我餓了,買個燒餅。”“沒零錢嘛,跟大爺走,跟大爺走。”領著我一會兒進銀行了。于:干嗎去了?郭:掏出一存折來,“啪!”扔在柜臺那兒。于:這是真要買。郭:“全取出來!”于:霍!郭:說實在的,要是對自己的親兒子還則罷了,干兒子,說實在能這樣一般人做不到。于:那是真疼你。郭:“全取了!”人家接過來,16萬!于:那么些錢?郭:那個年頭,我們小時候,那個存折16萬啊,還了得嗎?這人家一看:“喲,大爺,取不了這么些個,您這個得提前預約,今天只能取5萬。”于:那也不少了。郭:“取5萬!”于:是。郭:“5萬,寶貝兒再等會兒啊,取5萬,都要一塊一塊的。”于:零錢嘛。郭:把服務員氣的啊,給數吧,一會兒,跟山似的,于:堆一堆。郭:5萬塊錢,一塊一塊的,老頭說:“來,咱們一塊數!”一沓一沓數,都數夠了,天也黑了,“存上吧!”于:存上啦?沒買東西啊?郭:銀行也納悶:“你這是什么意思啊?”“我數數看數對不對。我自個兒的錢,我怕你們保管的不好。”于:那也不能這么折騰啊。郭:“我現在放心啦,領你送你回家吃飯去啊。”于:好嘛,吃飯還得回家。郭:真疼我啊,對我特別好!于:哎,您也不識好歹。郭:特別好,一邊兒走一邊兒還勸我呢。“常想有日思無日,莫把無時當有時。”于:好話。郭:“對錢,管得緊點兒,別跟你大媽學。”說你母親。于:怎么了?郭:"別跟你大媽學,花錢不往心里去,沒有這樣的,那天找我要錢買衣裳,一要要一萬塊錢。”于:買一萬塊錢衣裳?郭:“轉天又要錢,花錢。”于:還花?郭:第三天要六千。于:哎呀。郭:第四天五千塊錢。于:真是能花錢。郭:第五天拿兩千塊錢。昨天又要了,給拿一千塊錢。于:太能花了!郭:“有這樣的嗎?我是一分也沒給啊!”于:白費勁啦,沒給您說這么熱鬧干嗎啊?郭:我一想想有道理,昨天我看大媽買菜那五毛錢特別的濕,我還納悶呢“怎么錢這么濕啊?”“你大爺哭的太厲害啦!”于:霍!錢狠子!郭:對錢就這樣。老頭心很好,于:還捧呢。郭:很好,特別喜歡我,“別在家呆著,走吧,咱爺倆出去玩兒去!”“您說上哪兒去啊?去遠了家里不讓去。”“那不行,你得撒開手。這個孩子說實在的,我拿你當我親兒子一樣,于謙兒在我心里沒位置。”于:親兒子都不行啦?郭:“不行,我不喜歡他,哪天我要看見他爸爸我非抽他不可!”于:你先等會兒吧!怎么還看見我爸爸?他不就是我爸爸嗎?郭:他是你父親。于:這不一樣嗎?郭:那玩意兒能一樣嗎?于:怎么不一樣啊?郭:你別問,問了心里也是病。于:我這不問病才厲害呢!郭:“走,走,跟大爺出去玩兒去!全世界我帶著你去玩兒去。”于:周游世界?郭:“哪兒都行,東西南北四個方向,一個地兒咱們出去一年。”于:哎呀。郭:“咱們先奔東走,東邊哪都好玩兒,咱們走,咱們奔通縣,通縣奔燕郊,轉道三河,打三河轉道燕郊,燕郊到通縣。通縣到燕郊,燕郊到三河,三河燕郊。。。”于:又踩著胡子了是怎么著?怎么跟這兒轉悠啊?郭:我最喜歡去那個地方。于:什么呀!郭:東邊一定要去到了,然后再上西邊,門頭溝有的是機會。于:好嘛!北京還出不去呢!郭:那個年頭老頭就趁車,于:是嗎?郭:開著車,“瓜棱瓜棱” 這車,那個年頭不像現在似的,現在好多人都開著車,那會兒誰家有輛車那還了得?你爸爸開著車,帶著我,爺倆出去玩兒去,高興,飽覽通縣大好河山,看看燕郊的風土人情,品一品三河的珍饈美味。走到三河天降大雨,你爸爸樂了,“呵!真應了古人那句話了,”于:什么?郭:“在家不行善,出門大雨灌。”于:哎喲。郭:“老天爺是很明智的!哎?你說他怎么知道我不是好人呢?”于:呵!這沒羞沒臊勁兒大了!郭:我說我哪知道?不管怎么說,“龍行有雨,虎行有風啊,我很高興啊,吾哈哈哈。”于:都和泥了,還高興呢?郭:捋這長胡子嘛。于:捋什么呀?郭:我說“大爺我餓了,我跟您說,我到燕郊我就餓了,這都三河燕郊來回四趟了。”于:哎呀呵,沒去別的地方。郭:“別著急,咱這不等雷呢嗎?”于:啊? 干嗎呀?郭:“咱們等著下雨嗎。雨雨雨雨中即景。”于:什么雨中即景啊?郭:“下車!”跟著下車。路邊有一小吃店。于:吃點兒飯。郭:推門進去一瞧,小買賣家,不大,有四張桌子,經理坐那兒坐著,叼著煙,“霍,來了二位?快坐,快坐!伙計,給倒碗熱水。下這么大雨還出來玩兒來?”老頭樂了:“你不知道,我沒上三河縣來過,我們出來逛一逛。”于:實話都告訴人家了。郭:往那兒一坐,“有吃的嗎?”“這小地兒,燴餅,燜餅,包子,面湯。您看您吃什么?”往這邊兒一瞧啊,倆伙計,推著個大笸籮。于:干嗎呢?郭:正搖元宵呢。你爸爸是大財主,吃過見過。于:是。郭:“白煤球怎么賣的?”于:嘿!這財主白當了。郭:“白煤球怎么賣的?”于:白煤球?那叫元宵。郭:伙計也看看他,“元宵,大爺。”“哦?好,好,有點兒意思。來,過來。”把我叫過來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元宵。知道嗎?”于:啊?連元宵都沒見過?郭:“這怎么賣這玩意兒?就這么吃啊?”于:生吃?郭:“給我來個醋碟兒!" 于:沾醋嗎那個?沒有那么吃的!郭:掌柜的坐那兒樂,“大爺您真開玩笑,您都會開車您沒見過這個?我們自個兒弄的,餡兒也好,面也好,您來點兒嘗嘗?”“好啊,貴嗎?”“您瞧,您吃幾個也是您瞧得起我們。”于:真會說話兒。郭:“先嘗后買。”“好!痛快!會說話!先嘗后買,先嘗一笸籮。”于:對,霍!飯量還真不小。郭:掌柜的看看他,“沒那么嘗的,給煮點兒吧,爺倆都冷了,給盛幾個。”大碗,盛上來,一個里邊兒五個。吃吧,我跟你爸爸,“嘡嘡”剛吃倆,你爸爸那碗吃完了。于:餓了。郭:把我這碗端過來,“孩子少吃,拽在心里難受啊.”于:霍!他就不怕拽心里嗎? 郭:“掌柜的,還能再嘗點兒嗎?”于:好嘛!還嘗?郭:掌柜的說“差不多了,你都這么嘗我們賣誰去?”“哦?是啊,嘗的這個要錢不要錢?”“不要錢。”“哦?湯要錢嗎?”于:喝湯。郭:“湯不要錢。”“來碗湯。”于:溜溜縫兒。郭:“來碗湯。”大碗擱這兒,漿漿糊糊跟杏仁兒茶似的。我一瞧這不錯啊,“掌柜的,我也來碗湯。”“給盛湯。”于:白喝。郭:我這碗剛撂下,你爸:“給我盛兩碗。”于:真能喝。郭:喝一碗晾著一碗。這碗得了那碗也完了。于:好嘛!郭:我說掌柜的,我也來兩碗。于:真學啊?郭:喝完了,你爸爸站起來了,拿盆,拿盆盛。于:霍!郭:我說我要盆,我也要盆,于:哪兒那么些盆哪?郭:喝,喝了有一個多小時,你爸爸站那兒,“掌柜的,掌柜的,嘿!嘿!”于:不敢使勁兒說話了都。郭:“湯,湯。”于:再喝就噴出來了。郭:“湯,湯。”“啊?啊?”“湯。”“要元宵啊?”“不,湯。”于:你大點兒聲兒。郭:“湯沒了!元宵滿變鍋貼了。”于:霍!好嘛!郭:“沒看我們那廚子嗎?勺兒都放下把鏟子抄起來了。”于:哈哈。郭:“四個人挑水供不上你們倆人喝!”于:灌水耗子哪?郭:“啊?好好,我們歇會兒再喝。”于:還喝呀?沒完沒了。郭:掌柜的坐那兒樂了,“哎,也不知道你們心寬啊還是沒羞沒臊。”于:啊哈。郭:“真沒見過你們這樣的,就這還開車呢啊?這車是跟哪個點心鋪訛來的啊?”“不是,你這沒意思了啊,花得起錢,找錢吧!”于:什么?給人錢了嗎?郭:掌柜的樂了,”不要緊的,這個下雨天兒也沒事兒干,我拿你們度陰天了。我們這兒有規矩,聊會兒天吧,出個題,你要答上來了,一分錢不要。” 于:霍!郭:“答不上來連湯,水錢都給我們。”于:還有這好事兒?郭:掌柜的坐的穩當,一絲不掛,一絲不茍。于:您說準了,這詞兒以后阿。郭:挺穩當。“我出道題。”你爸爸說:“出啊!我最聰明。”“好,兩道題,你選擇一道。”于:選擇題。郭:哎,“只要答對了,扭頭走你的,沒事兒。我這兩道題,你可以選擇第一道,也可以選擇第二道,答對了就走你的。”于:選吧。郭:“我選第二道!你說!”“聽著啊,第二道啊,這件事是發生在哪一年的?”于:對,哪件事兒啊?郭:“我選第一道!”“晚了,晚了。”“不是,你這叫誆人啊。”“誰誆你了?啊?喝了我們好幾缸水,知道嗎?”于:第一道題說的是那事兒。郭:“啊?也沒你這樣的。我再給你一個機會,我數到三向我道歉這事兒也完了,三!你沒機會了!”于:什么呀這是?郭:掌柜的太聰明了,問得你爸爸啞口無言。這個事兒說實在的,(捋胡子)于:別捋了就!郭:“你這不算!你這叫玩兒人!我也出一題,你要答上來啊,我給你錢!聽著啊!九個面,八張嘴,一個娘們,十九條半腿。”于:這是什么呀?郭:掌柜的一聽傻了,這不知道這個。九個面,八張嘴,一個娘們,十九條半腿。這是什么呀?一指這桌子,就是這八仙桌子。于:這怎么回事呢?郭:九個面,八個神仙八個面,桌子面算一個,九個面。于:奧。郭:八張嘴,于:這怎么回事?郭:八仙,一人一張嘴。桌子沒嘴。于:是是。一個娘們?郭:何仙姑啊。對不對?十九半條腿,于:這怎么回事?郭:你算,八仙幾條腿?于:八仙是二八一十六,十六條腿,郭:桌子四條腿,于:二十條腿。郭:這里面還有一個鐵拐李呢。于:好嘛!這算半條啊?郭:十九半條腿!沒猜著吧?這里還一瘸子呢。經理打凳子上站起來了:“真沒想到啊!白喝元宵湯沒事兒啊,拿我開玩笑!伙計!把那菜刀遞我!”于:好嘛,要玩命!郭:你爸爸一來我,噌就出去了。開開車門,“咣!”就進了車了,上車,油門兒都踩到底了,“趕緊跑!荒郊野外這容易出人命!”于:跑吧!郭:跑!二十分鐘,我說您慢點兒吧,車太快,我的心都快出來了。你爸爸把速度慢下來,“我告訴你啊,這個東西就是得飛智!知道嗎?落人手里咱倆算熟了。”一回頭,呀!于:怎么了?郭:那老板站在窗戶外面呢。敲這玻璃,“你們跑不了!”于:啊?郭:(跑車聲音)半小時,油門兒都踩到底了,于:趕緊跑吧!郭:瘋子一樣,你爸爸這汗嘩嘩的,于:嚇的。郭:擦汗,“哎呀!可嚇死我了!這會兒我估計都過了三河縣了。”于:好嘛!郭:“哎呀呀!”于:怎么意思這是?郭:這瘸子還跟在窗戶外邊兒呢,于:這瘸子跑得夠快的啊!郭:你爸爸臉都紅了,“我的親娘啊!”(跑車聲音)于:還跑!郭:跑!玩命跑!可了不得了,這車都快抖落散了,于:哎呀!郭:跑了一個小時。“哎呀,這算熬出來了。哎呀呵!于:怎么老跟著啊?郭:這瘸子外邊兒瞧那窗戶,“我幫你推一把,車陷泥里啦。”于:好嘛!這半天干搗呢合著?郭:人家伙計出來給推,“快把他們推走吧,這幫人太討厭了!”于:哎呀,遇上好心人了這是。郭:我們走,我們往前開,一直往東下去,我們終于在一個大城市住下來了,于:出了三河了?郭:三河縣里。于:啊?進了三河了?郭:終于進了三河了。于:好嘛!郭:找一小旅店,我一間,你爸爸一間,住吧,你爸爸那屋躺下了,我也躺下了,太潮了。在外邊跟在家不一樣。于:是。郭:你看你們家深宅大院住慣了,一到晚上,燈火通明,管事兒的滿院兒跑,這姐姐們出來進去穿著旗袍兒,于:我哪兒有那么些姐姐啊?郭:在家里怎么都行。于:什么呀!郭:在家事事好,出外事事難。我們在外邊沒那個,我們屋里小燈泡兒,鵪鶉蛋那么大。于:哎呀。郭:看不見,伙計伙計!伙計進來了,“什么事兒?” 我說這燈泡太小了,(比劃)沒見過,沒見過,沒見過籃球能亮的。給你換這么大的吧,拿來仨燈泡,擰上一個,這倆備用。躺下我也睡不著覺啊,累,這一天多累啊,躺著,拿起一燈泡來,你說這玩意兒啊,誰研究的?哎,上面還寫著,于:寫什么?郭:易碎品,請勿放在口內。于:廢話。郭:吃錯了藥了,不讓擱嘴里邊兒,擱嘴里怎么的了?我不信。于:非較這勁。郭:我得試試。哼哼哼,哼哼,拿不出來啦!于:啊?郭:卡得真瓷實!這怎么辦呢?急得我跟什么似的,把門開開,砸你爸爸那門,當當當,門一開你爸爸一瞧我:“太可樂了這個。呵哈哈哈。”于:行了,這怎么老有這胡子啊?郭:哎,哎,我的意思我這怎么辦呢?你爸爸也著急啊,拿胡子,纏上這燈泡外邊這塊兒,呀,哎呀,壞了,掉了好幾撮兒。于:什么主意這是?郭:趕緊喊人家酒店的,弄我們去啊,趕緊帶著我,大伙兒都樂啊,我也言不得語不得,送我上旁邊那屋,小衛生院,大夫有辦法,先給你塞點兒毛巾,塞好了,大夫“乓!”碎了,于:那還不碎?郭:拿鑷子往外夾。噗,吐了一地的血,我說這怎么回事?于:扎的。郭:大夫說:“你有病你知道嗎?這么大歲數人了,這有什么可好奇的啊?”于:就是。郭:“不能干這個事兒知道嗎?天兒不早快回去歇著去吧!”于:趕緊走吧。郭:趕緊回來漱漱口,躺下睡著了,睡到半夜三點“嘣嘣嘣”有人砸門,開門一看你爸爸,嘴里含一燈泡。于:去你的吧! 于:寫什么?郭:易碎品,請勿放在口內。于:廢話。郭:吃錯了藥了,不讓擱嘴里邊兒,擱嘴里怎么的了?我不信。于:非較這勁。郭:我得試試。哼哼哼,哼哼,拿不出來啦!于:啊?郭:卡得真瓷實!這怎么辦呢?急得我跟什么似的,把門開開,砸你爸爸那門,當當當,門一開你爸爸一瞧我:“太可樂了這個。呵哈哈哈。”于:行了,這怎么老有這胡子啊?郭:哎,哎,我的意思我這怎么辦呢?你爸爸也著急啊,拿胡子,纏上這燈泡外邊這塊兒,呀,哎呀,壞了,掉了好幾撮兒。于:什么主意這是?郭:趕緊喊人家酒店的,弄我們去啊,趕緊帶著我,大伙兒都樂啊,我也言不得語不得,送我上旁邊那屋,小衛生院,大夫有辦法,先給你塞點兒毛巾,塞好了,大夫“乓!”碎了,于:那還不碎?郭:拿鑷子往外夾。噗,吐了一地的血,我說這怎么回事?于:扎的。郭:大夫說:“你有病你知道嗎?這么大歲數人了,這有什么可好奇的啊?”于:就是。郭:“不能干這個事兒知道嗎?天兒不早快回去歇著去吧!”于:趕緊走吧。郭:趕緊回來漱漱口,躺下睡著了,睡到半夜三點“嘣嘣嘣”有人砸門,開門一看你爸爸,嘴里含一燈泡。于:去你的吧! 這是《東游記》的臺詞本回答被提問者采納,我走到哪兒貞節牌坊就跟到哪兒,玉潔冰清就是我的代名詞,我從來不做外活。我兒子都上初二了,我能那樣做么?,買個郭德綱相聲全集,哎呦 ! 不錯哦!www.13333515.buzz防采集請勿采集本網。

s">

當初9億都沒賣的豌豆莢為何淪落到被阿里低價收購

作者:王劍 字體:[增加 減小] 來源:簡書 時間:07-06 09:23:55 我要評論 豌豆莢是我們這些從塞班用到安卓手機的一代人的記憶,從沒見過一個應用可以做到一直以用戶體驗為中心;從沒見過一個應用市場完全不耍流氓;從沒見過一個應用市場里面的應用不出錯且是最新版。可在如今的互聯網局勢下,終于也要屬于阿里了,未來是BAT的?不,未來是AT的 ">

最近的消息:阿里巴巴將以2億美元全資收購豌豆莢,完成收購后,豌豆莢將并入阿里巴巴移動集團。

17世紀間,大量葡萄牙人移民到巴西,直至1709年為了防止人口流失約翰五世下令禁止葡萄牙人移民。1755年11月1日早晨,里斯本發生9級地震,地震所造成的損失加上接踵而至的海嘯和火災將整個里斯本

看多了互聯網科技公司的并購,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出現2億美元這樣的“低價”收購了,對豌豆莢來說,無疑是個悲劇的結局。

原因:在美國的時候,陸遠是一個西餐廚師,在餐廳里當任主廚,有一天他們店里遭遇了搶劫,“不作死就不會死”的陸遠與歹徒“斗智斗勇”,用鐵棍將搶劫犯打至重傷,當然這中間還有他的“好兄弟”

筆者在一家智能電視上的第三方應用市場工作,每當和別人聊起工作,為了描述我們的產品,一般都總結為“你可以理解為我們是運行在智能電視上的豌豆莢”,如果對方用過安卓手機,八成是能明白的。

另一部分諷諭詩則采用寓言托物的手法,借自然物象以寄托作者的政治感慨,如《黑潭龍》寫家家戶戶殺豬祭龍王,酒肉實際上喂了狐貍,而深居九重的龍王卻什么也不知道,形象地描繪出皇帝耳目閉塞、官吏近侍

可見豌豆莢曾經的影響力。

我一直在思考,一直在沉思,為什么,我不能像一個正常的男人一樣,對全世界喊:我是男人,為什么我不能做哥?為什么!清澈的小溪漸漸地流淌著,我望著那激流勇進的小溪,內心一陣澎湃,是時候,生命該結束

在安卓比較早期的時候,豌豆莢積累了大量的用戶和口碑,以至于今天被低價收購,依然引起了不小的波瀾。

為何努力至盡仍然得不到現實肯定 我用靈魂來珍惜的人卻偷走了我的心 現實世界還有什么能讓我在夢里相信 說天長地久 是在說回憶不朽 最好的朋友 轉身說走就走 有什么可以堅信無疑 找什么理由堅定不移 我

互聯網世界的很多變革早有預兆,跟不上潮流就等于逆水行舟。豌豆莢的“沒落”,很難說是因為豌豆莢自身犯了多大的錯誤。

豌豆莢曾經為何輝煌

在中國智能手機發展的早期階段,游戲規則并沒有像今日這樣細致,BAT巨頭們也沒有像今日這樣強大,在那個草根年代, 應用分發的市場亂象橫生,催生了一批黑心商家,也誕生了像豌豆莢這樣的優秀的第三方應用市場。

時至今日,豌豆莢仍然攜帶著一股濃濃的早期移動互聯網的味道,訪問豌豆莢的官網,從展示圖和下載入口來看,豌豆莢的windows版至今仍然被放到了一個很高的地位。離不開PC的幫助,這是早期移動互聯網的硬傷之一(可以說也是更早的諾基亞也是死于此),豌豆莢的windows客戶端極大的彌補了安卓手機功能上的不足,從而擴大了豌豆莢的市場。

反過來說,今天有誰會為了下載一個應用,用數據線連接電腦和手機呢?在當時,應用分發強大的吸金能力以及初見端倪,很多手機在出廠時就已經被預裝多達幾十款應用。

2015年,上海市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托專業機構對市場上在售智能手機的多項性能開展了比較試驗,結果抽查到的手機中,出廠預裝應用最多的達到了71款。

這些預裝的應用的存在極大地傷害了手機用戶的使用體驗,一款干凈、安全的第三方應用市場成為很多安卓手機用戶的訴求。

在這一時期,豌豆莢順應潮流成為安卓上最大的第三方應用市場。清新的綠主色調、簡潔的UI界面、充滿文藝范兒的豌豆設計獎,構成了豌豆莢健康安全的形象。

豌豆莢如今為何沒落

俗話說時勢造英雄,但是俗話沒有說,時勢也能摧毀英雄。

豌豆莢的頹勢其實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應用市場作為手機上的下載工具,很難讓用戶停留:

用戶下載App之后,就與應用分發市場沒什么關系了。

對此,豌豆莢采取的策略是,搜索化,先后推出了主打視頻搜索的資源搜索功能,以及主打應用內內容聚合的客戶端“豌豆莢一覽”,然而,收效甚微。

自身的缺陷并未得到改善,優勢的部分又不斷被各路豪強侵奪。

關于豌豆莢如何失去了曾經的優勢,我們先來描述一個場景:

假如你現在剛買了一臺小米手機,開機后想下載一個知乎APP,會怎么下載?

很可能是這樣:先打開小米應用商店,搜索“知乎”并下載安裝;如果沒搜到的話(冷門APP確實可能會搜不到),打開手機瀏覽器,搜索“知乎”并下載安裝。

你看,在這個過程中,并沒有豌豆莢什么事。

這便是豌豆莢如今的尷尬之處。

最近幾年,國產智能手機高速發展,小米、華為、vivo、魅族等國產手機廠商如狼似虎,把曾經在中國盛極一時的三星逼出了前五,甚至紛紛走出中國,走向世界。

這些國產手機廠商都有幾個普遍的特點:硬件的性能和做工越來越好、深度定制的ROM、低廉的價格。

其中,“深度定制的ROM”革了豌豆莢的命,因為每一個深度定制的ROM都會有自家的應用市場,魅族有魅族市場,小米有小米應用商店,小米甚至宣稱將來要靠MIUI系統掙錢。

MIUI將來能掙多少錢不好說,但是MIUI現在確確實實可以靠應用分發掙錢,準確的說,每個小米手機的用戶在小米商店中下載應用,小米都可以掙到錢。

豌豆莢曾經能掙到的錢都被手機廠商掙走了。

甚至連瀏覽器和搜索引擎也會來搶豌豆莢的市場份額。

前文提到的場景中,如果用戶不選擇手機自帶的應用市場,通過瀏覽器訪問搜索引擎的話,可能要被“盤剝”兩次:

第一次是搜索引擎會把自己的應用分發渠道排在第一位,引導用戶下載;

來自百度手機助手的應用被排到前列

第二次是瀏覽器會通過一些手法,引導用戶下載自己分發的應用。

在手機QQ瀏覽器中,即使用戶訪問APP的官網下載某款應用,QQ瀏覽器也會推送來自應用寶的渠道包,真正的安裝包用一個小小的“原文件”提示一下。

就這樣,曾經屬于豌豆莢的領地,被一點一點蠶食。

豌豆莢作為曾經輝煌過的應用市場,如今被阿里巴巴低價收購,那些更小體量的第三方應用市場,又該何去何從呢?

電商行業的興起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財富神話,阿里巴巴讓馬云成為了中國首富,亞馬遜的成功也將貝佐斯送上了世界首富的寶座,成立三年的拼多多在上市后,黃崢進了世界富豪榜,雖然許多人通過電商行業改變命運,但也有人在這個行業折戟沉沙,比如陳歐與他的聚美優品。時間再次回到幾年前,聚美優品可謂是紅遍整個中國,“我是陳歐,我為自己代言”當初火極一時的廣告讓聚美優品日流水翻倍。一年的時間,月營收從短短的9萬暴漲到3000萬;然而聚美優品再用四年的時間蒸發掉90%的市值。如果非要給廣告代言排名的話,我相信聚美優品可以入選“歷史十佳”,然而時光飛逝,今日的聚美優品已不是當初的聚美優品。陳歐曾經也是許多年輕創業者的偶像,同時也是中國互聯網上最受關注的網紅之一,通過包個人形象,他的每一條微博都為聚美優品帶去了大量的流量,2010年成立的聚美優品,也算是搶占了電商的風口,也就是中國電商發展最快的那一年,那時候的中國電子商務同比增長為33.5%,電商最為火爆的莫過于淘寶、京東下一個就是聚美優品。并且做出了100%正品的保證積,累了許多原始用戶,2014年5月16日,僅僅成立四年聚美優品就在美國紐約交易所上市,而京東在之后6天上市,比劉強東還早上市敲鐘,在聚美優品巔峰時期,市值一度超過50億美金,三十歲出頭的陳歐,也成為了紐約交易所上市公司中年齡最小的中國CEO,事業的成功再加上帥氣的形象,曾經陳歐的微博粉絲數幾乎超過了其他所有互聯網名人。僅僅四年的時間,這樣的成長速度估計雷軍只能望而卻步。但是陳歐做到了,當時的聚美優品被稱為明星企業,而作為“紐交所歷上最年輕的CEO”陳歐也是春風得意。聚美優品第一桶金來自化妝品領域,團購化妝品成功的幫助聚美優品站住了腳。2013年,聚美優品以22.1%的市場份額,一度成為中國化妝品的市場第一內容來自www.13333515.buzz請勿采集。

免責聲明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聯系 - 友情鏈接 - 幫助中心 - 頻道導航
Copyright © 2017 www.13333515.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3排列五开奖结果